传统中国画是农业文明诞生的艺术,与现代工业文明不相称,我们必须创造出适合表达现代的一些画法,探索出一条新的路子。这也就是中国画的当下意义问题。
作者: 日期:2012-4-1 来源: 字号:
 
——林若熹(广州美术学院教授,博士、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传统是一种历史,向来被人们视为“定理”,是无法改变的。但是,林若熹在4月9日的“都市沙龙”上却认为,传统是可以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的进步而有不同的解读的。在《解读传统——中国画的当下意义》讲座中,他对传统绘画的著名论说“六法”进行了新的思考和解读。讲座一开始林若熹就把“六法”在每个历史时期不同的、最典型的解读法向听众阐述了一遍,然后结合自己创作体验,从实践的角度进行了解读。他认为,“气韵生动”,是个形而上的东西,不过却是可以到达的。一幅画,如果它的笔墨的节奏达到了一个很和谐、很美的一个场面,注意到墨色与空白的关系,笔墨浓淡自然过渡,墨色连贯,那就是“气韵生动”。在谈到“骨法用笔”,林若熹还举了齐白石的“抖笔”和兰花“一笔长,两笔短,三笔破风眼”的画法等多个例子指出,技法的掌握如果到了一个很高的境界,照样可以达到“气韵生动”。
      在笔墨问题上,林若熹认为,中国画其实是一根线的问题。这根线的宏观化就是写意,微观化就是工笔。他把它概括为“线意志”和“没骨风”。线意志的互补及发展就产生了没骨画;而最终扬弃“笔”,高扬“墨”的则是现代没骨。新的中国画,它的主流,重点已经不在于笔,而在于墨。
      最后,他还指出,传统中国画是农业文明诞生的艺术,与我们现代的工业文明不相称。时代不一样了,中国画也要发展,却只能在一个很狭窄的空间下发展,要想超越已经很难了。但是,我们仍然可以在吸取传统的精髓的基础上创造出适合表达现代的一些画法,探索出一条新的路子。这也就是中国画的当下意义问题。
来源:东莞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