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略苏轼诗词奥妙——忧生伤逝与美在当下
作者: 日期:2006-11-17 来源: 字号:
 
——程亚林(武汉大学文学院教授)
     忧生伤逝即为时间、生命的迅速消逝而忧伤。这是一个古老的命题,孔子、李白等人都曾述及。苏轼则以他的诗《和子由渑池怀古》更为深细、独特地表达了这一人生感悟。然而,尽管“事如春梦了无痕”,苏轼的人生态度却是:到平凡、朴实的生活中去寻求美,并为之感动不已。他的《正月二十日与潘、郭二生出郊寻春,忽记去年是日同至女王城作诗,乃和前韵》一诗就体现了这种人生态度。
    10月29日,武汉大学文学院教授程亚林应东莞图书馆的邀请做客市民学堂,以《苏轼诗中的人生感悟:忧生伤逝与美在当下》为主题作了一场古典诗词鉴赏讲座,详细剖析了上述两首诗,并发掘诗中的人生感悟,吸引了近300名市民前来听讲,颇受好评。讲座中,程亚林认为,在苏轼的诗词中,一方面是对虚无梦幻和飘渺飞鸿的咏叹,另一方面是对“平常心是道”、“美在当下”的歌吟,这构成了苏轼诗词的灵魂。如果说,“忧生伤逝”之感揭示了人生短暂、人生留下的可能是空无这一残酷的事实,那么,在苏轼看来,保持“美在当下”的审美心态就是对抗这一残酷事实最不差的选择。它不仅体现了珍惜、尊重当下生命的精神,还能将瞬间化为永恒。
   附:《和子由渑池怀古》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是飞鸿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哪复计东西。
   老僧已死成新塔,坏壁无由见旧题。
   往日崎岖还记否,路长人困蹇驴嘶。
  《正月二十日与潘、郭二生出郊寻春,忽记去年是日同至女王城作诗,乃和前韵》
    东风未肯入东门,走马还寻去岁村。
    人似秋鸿来有信,事如春梦了无痕。
    江城白酒三杯酽,野老苍颜一笑温。
    已约年年为此会,故人不用赋《招魂》。
来源:东莞图书馆